吴清友28年“创业史”:40岁创办诚品书店,亏损15年,最后影响整个华人世界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7-20 00:18

  7月18日晚,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病逝,享年67岁。这位文化“布道者”猝然离世,留给世人无尽唏嘘。

  过去30年,他打造了华人世界的书店传奇——所创办的诚品书店超越了一家书店的范畴,成为了许多人的朝圣之地。吴清友曾说过,诚品书店不是商学院的好案例,但这位来自台南乡下的年轻人把一家书店开到全台湾40多家分店,还开到香港、大陆,年营收超40亿人民币,成为了亚洲最大的书店。

  不惑之年再创业

  吴清友创办诚品书店缘起39岁那场大病。

  1988年,吴清友因为先天性心脏扩大症病发,进行了第一次开胸心脏手术,5个小时的手术中,心脏一度停止跳动,经过大量输血抢救,才从鬼门关走出来。在病床上,他度过了自己工作以后最长的假期。他读了史怀哲的《文明的哲学》,受书上内容影响,吴清友希望开一家书店。

  在此之前,这位来自台南乡下的年轻人一直在商场打滚。

  1950年,吴清友从台南高工机械科(现为台北科技大学)毕业后进入诚建五金建材类公司,从事旅馆及医院专业设备销售。由于工作出色受到老板赏识。1981年,因老板考虑赴香港定居,便将诚建公司卖给了吴清友。

  1984年,恰好碰上麦当劳进入台湾市场,要购买厨房设备,诚建公司依靠质量和服务拿到了大单子。随后,吴清友将诚建做成了行业龙头。据他自己说:“全台湾的旅馆和医院,诚建占了至少80%的市场占有率。”

  后来,吴清友又投资了房地产与证券公司,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一跃成为台湾的财富新贵。1985年,意气风发的吴清友在台湾阳明山买了一块地,盖了一幢豪宅。

  直至1988年那场大病,吴清友第一次邂逅死神。他把这次经历称之为“礼物”,这个“礼物”让吴清友突然对自己早先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怀疑,“我拥有的财富和我的努力不成正比,我没有拥有这些财富的正当性。”

  1989年,台北仁爱路圆环,第一家诚品书店诞生。实木地板、中外文图书、古典乐,经典的“诚品印象”自此出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其中,“诚”字是吴清友父亲的亲笔字,这也是对女的叮嘱。多年后,吴清友曾动情地回忆取名诚品书店的缘由,“这个字对很多朋友来说这是一个中国字。对我来说,家父活了90年,我至少见证了50多年,见证一个生命从贫困到富有,又转为巨贫、赤贫的过程。我爸爸从当董事长又回到乡下挑水、养鱼,我看到我父亲的浪漫,也看到了很多他的困顿,我看到他很多的坎坷,但是也看到他曾经有顺遂。”

  守亏15年 

  创办诚品时,吴清友准备了一笔钱,打算赔5到8年,没想到诚品书店一亏损就是15年。

  1994年,吴清友把自己“第一桶金”的诚建公司也搭了进去。这段时间里,除了诚品,没有其他生意的吴清友已囊中羞涩,除了寻找好友求助,他还到银行筹钱,所幸后来获得了包括国巨电子董事长陈泰铭、宏碁创办人施振荣以及华硕董事长童子贤等一批富商的援助。  

  其实,开书店赚不赚钱并不是吴清友首要考虑的。每一个诚品书店摆了差不多400个公共座位。从零售店的经营来说,这些座位是无效率的,应该拿来摆更多的书和商品。诚品的理念是“连锁不复制”。复制可以快速发展、成本降低,但吴清友不赞同复制,坚持每一家诚品店都不同:书的组合不同,装修的空间和气质不同。

  吴清友想法朴实而细腻,“在大学,我们用的材料非常简朴但又自成风格。因为那里是学生们进出的地方,不必去用光亮的大理石等豪华材料。要让学生进入书店之后,觉得这个空间是属于他的一部分,人和空间的融洽度是合意的,不要让学生觉得这是一个奢华的空间”。

  虽然书店不赚钱,吴清友却创新了一套商业模式。

  台北101旁的信义诚品,是诚品在台湾的旗舰店,四万平方米的空间,当时每一天的租金就要20万元人民币,一年下来是7300万元人民币,连大集团都很难支撑。吴清友后来摸索出了一套聪明的做法:让诚品当“二房东”,除了书店本身的一万平方米之外,三万平方米作为商场,全都租出去给其他品牌。由于诚品是人潮的代名词,时尚精品、高端餐厅都乐于与诚品作伴。

  2006年,诚品书店终于扭亏为盈。这时候,书店的收入主要在三部分:卖书、商场、餐饮,而商场才是营利的主要来源,卖书金额仅占三成。

  2012年,诚品在香港铜锣湾的希慎广场成立分店,总面积超过4万平方英尺,成为了当时香港最大、书种最齐全的书店。2015年,大陆首家旗舰店在苏州开业。有人曾问台湾作家杨照,诚品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杨照回答说,“诚品的成功,就是从未想过成功。”

  为什么大陆没有自己的“诚品书店”?

  吴清友曾说,诚品赔钱的15年,是自己一生中最丰富的时间,“因为这让我第二次看到了自己。第一次看到自己,是当我拥有的金钱超过生活所需之后,觉得钱不是那么重要。经过诚品赔钱的15年,我至少看到了自己对生命态度的诚恳,即便是执迷不悟,不知变通。其实,我不是一个笨人,但我不想做太容易的事情,而是要做自己认为是有兴趣、有意义,或者做一些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做的事情”。

  什么大陆没法诞生一家属于自己的诚品书店?当年诚品书店在台湾发展得如火如荼时,曾有人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吴清友在《我与诚品书店的25年》演讲中曾提到了一个细节,2011年他到北京和很多官员见面,“他们问我对北京的意见,我很坦率地讲,北京的读者值得书店的经营者给予更好的待遇,给他们更好的空间、更多元的选择、更亲切的服务,要让更有灵魂的活动注入书店的氛围”。

  他直言不讳地指出,当代大陆的企业家要有更好的人文素养,必须要关怀这个社会,不能仅仅依靠政府。过度精明取得的利益是一种掠夺。商业认为你的KPI好,经营效益好,从人文观点来说,实质是在衍生成强弱贫富。

  吴清友的这番理念,在诚品还没到大陆开设分店时就早已漂洋过海影响着大陆文化圈。这些年,无论是服装大品牌例外创始人创立的方所,还是起家于贵州,发迹于重庆的西西弗书店,抑或是曾获得挚信资本千万美元投资的单向空间,都把诚品书店看做学习的鼻祖,充满着人文关怀和文艺气息。  

  3年前,吴清友在一次演讲中提到:“真正知道一个理念至少需要花20年的时间;至于亲身体验而深信不疑,则需要30年光阴;要能够随心所欲地应用,将要耗掉50年的生命。在经历25个春夏秋冬之后,我的生命才学到从容;曾是学家笔下的悠然自在,现在才化为生活中的美好。”近三十年来,吴清友精心打理下的诚品书店就像一座永不关灯的文化长廊,陪伴着许多人度过人生中孤独的漫漫时光,影响着整个华人世界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